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xianmin的博客

传立贤才

 
 
 

日志

 
 
关于我

感谢互联网的诞生,使我们和亲友一起,彻底打破了时空的距离,以表示对逝者的怀念和对生者的祝愿。

网易考拉推荐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2014-09-08 08:46:47|  分类: 记忆的碎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那天复旦的学生做知青课题,找我们访问、调研,问起当年怎么会去上山下乡、能不能自主选择,等等。

说来话长,来龙去脉可以说上一大篇。简要说吧。

当年我是自愿报名上山下乡到黄山茶林场去的,但是自愿的背后也有一半是无奈。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先说自愿吧。

我们这代人的一个共同特征,概括成一句话,就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到大,在一个高度封闭的社会环境下,接受的只有一个正统教育。

我们父辈一代的知识分子,他们接受的文化是比较多元的,既有中国传统文化也有西方来的文化。我们的下一代,即改革开放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代青年,尽管他们在信息来源上仍受着种种有形或无形的限制,但是毕竟生长在网络传媒时代,接受的是多元文化,可看、可听的东西比我们多的多。

当初,“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风靡一时,“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教育出来的学生,就是要到“三大革命”(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试验)中锻炼自己、改造自己、培养自己,把自己培养成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这些口号是很冠冕堂皇的,正统教育下的我们这代人都觉得自己是要革命,是要争当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的,真的天真地认为“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革命的重担已经历史地落到我们肩上”,而到农村去,通过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把自己锻炼成所谓无产阶级接班人,则是一个神圣而光荣的使命。我想这些思想观念在一代人里,包括我本人,当时的影响力是非常之大的。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再说无奈。

1965年底后,学校里政治空气越来越浓厚,用上课时间全校听广播,听社论,听重要文章,还时不时地传达有关文件。196661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公开了北大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学校里也开始出现许多大字报,有传播北京各种文革动态、首长讲话的,也有批判本校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现象的(点名与不点名的都有)。

16岁的我,自然而然地响应毛主席、党中央的号召,认真学习报刊文章,认真抄、写大字报,以实际行动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可是,红卫兵组织只允许红五类(指家庭出身为革命军人、革命干部、工人、贫农、下中农的)子女参加,我这样的职员家庭出身的只能靠边站。“红色恐怖”时代,无需任何手续,就可以对“地富反坏右、黑帮分子、反动权威、牛鬼蛇神”等等阶级敌人“采取革命行动”,甚至发出各种“勒令”,学校里就发生过“勒令”朱瑞珠校长和“牛鬼蛇神”老师吃泔脚的事件。后来虹口区三中心小学红卫兵组织来抄家,更是让我五雷轰顶。本来在众人心目中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一夜之间成了另类、文化大革命揪出来的“坏人”,邻居们对我家老老少少都“刮目相看”。大大天天要到里弄报到,监督劳动打扫环境卫生。

不久,红卫兵分裂,一派坚持血统论、宣扬红色恐怖,不得人心,随着文革工作组的垮台而很快退出学校;一派红卫兵强调重在表现,取毛泽东诗词起名为“指点江山”红卫兵,我参加了后者,做些摘抄大字报、刻蜡纸、油印传单的具体事情。

1968年夏,“革命”和游荡了2年,我们面临毕业分配了。当时我在福州玩,姆妈专门来了封信,说爹爹被隔离在学校里“办学习班”,交代问题,66届马上要分配了,要我尽早回沪到学校,“此事的轻重,你要再三斟酌。”文革初始,批斗、抄家,都冲大大而来,现在又轮到爹爹了,心中难免有些哀怨,那么点历史问题怎么没完没了了?!

66届毕业分配原则是“四个面向”,即“面向边疆、面向农村、面向工矿、面向基层”。在那个年代里,“四个面向”是有相当明确的指向的,出身“红五类子女”因为“根红苗正”,可以直接进入工矿(包括军工企业);出身于职员、店员等“其他劳动人民家庭”的,属于可上可下的档子;而出身于“黑五类”家庭的,必须进行艰苦的世界观改造,分配的去向理所当然地就是农村。

我为自己“算”了“命”,虽说是职员家庭,但爹爹尚在审查,想要好一点的去处必定要看人脸色,低三下四地不是我的性格;报名去农村,一是表示自己要“紧跟毛主席干革命”,二是打了个小算盘,接下来的6768届分配,我去了农村,弟弟们可以留在上海。

当时分配去向中有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虽说那是个很令热血青年向往的地方,我想也不去想:黑龙江兵团直接面对“苏联现代修正主义”,需要挑选可靠的“红五类子女”去“屯垦戍边”。政审下来,全班只有4位同学能去。就这样,我选择了黄山茶林场。

在那个“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岁月里,出身不好的,面临的生存压力是非常人所能想象,往往是一个脆弱个体所难以承受的。为了寻求一个起码的生存环境,必须脱离家庭,而脱离家庭的唯一选择就是上山下乡。所以,用一种冠冕堂皇的政治语汇来包装,诸如愿意跟着毛主席闹革命等等,而实际上也是要寻求一种解脱,避开那种低人一等的生存压力。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上山下乡之前,兄弟四个加表弟的合影。多少年以后,我想姆妈让我下乡前拍这张照片,是不是有一种寓意在里面?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1968910,清晨5点,人民广场,公交三场的许多公共汽车满载着大都市的学生向着皖南出发了。图片选自网络,并非人民广场实地。

一部车满满的40个座位,40个知青各种神态都有。有的憧憬着到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一番,有的悲戚戚地还在思念亲人,有的在相互介绍、熟悉着,有的在闭目养神。有一点是肯定的,大多数人的眼睛里都有那么一丝茫茫然的目光,不知前程如何。当时的情景并非象70年代的红卫兵小说写的那样----个个都是神情激昂的,当然也不是伤痕文学中知青小说描绘得那么昏天黑地、惨不忍睹的。

前方等着我们的是什么?谁也不清楚。

 2014/9/9 记忆的碎片 自愿背后的无奈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皖南山区的公路与房子。图片选自网络。

2014/9/9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