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xianmin的博客

传立贤才

 
 
 

日志

 
 
关于我

感谢互联网的诞生,使我们和亲友一起,彻底打破了时空的距离,以表示对逝者的怀念和对生者的祝愿。

网易考拉推荐

2014/7/20(转)钱乃荣:从“上海闲话”,看上海男人 1  

2014-07-20 08:11:46|  分类: 上海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7/20(转)钱乃荣:从上海闲话,看上海男人 1

2014/7/20(转)钱乃荣:从“上海闲话”,看上海男人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留在上海话语词中的各种上海人的特点已经成为上海人的生活习惯和优良传统,同时也构成了以商业为基础的、与农业文化不同的海派文化的底蕴。上海话中有些词语也记下了上海男人的形象。

上海男人在繁忙的处世办事中除了上面说到的养成了精明活络的内质外,从外表来看还有落落大方的绅士风度的一面,讲究派头气质坐得正,立得稳,心胸开阔,襟怀坦白,不在小事上斤斤计较。遇到一些朋友或同事为难的事,常常一句很轻松的话:小开司(case,小事桩)”“噢,小开司,交拨我办好了。帮忙解决问题,看成是毛毛雨,小意思小菜一碟(小意思,很易),不足挂齿。

上海的白领先生,过去有两种出身,一是从学徒磨起的苦出身,另一种是留洋回来的富家子弟,他们讲究裤缝笔挺,皮鞋擦刮亮,还有头子活络,卖相登样,过风风光光写字间生涯。有许多的城市,也有工厂老板,也有的是劳苦大众,但是它们不能发展成为一度是世界商业金融中心的大都会,就是缺乏这样的一大群上海男人。

上海的大男人中,存在着这样一个重要的白领阶层,为上海商业化经济的支柱。他们讲究仪态,举止温文,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多有个人业余爱好,充满好奇和憧憬,具有创造力和能耐力,过着明快炽热的生活,有台型,往往是一种细腻而富有风情的形象。尤其是那些见多识广倾情西方文化、有国际视野的人,给人的感觉温馨而又洋派交关克拉。更有资深甚者,被称为老克拉

上海话老克拉一词,与海派经济和文化直接有关,探索其源,克拉来自英语“carat”,是宝石的重量单位,一克拉等于200毫克。在过去的珠宝店里,司务们遇到三克拉以上成色的钻石宝戒,常常会把大拇指一翘,称一声老克拉。后来用它主要喻指那些从国外归来见过世面的、有现代意识的、有西方文化学识背景有绅士风范的老白领。再接着从他们的文化追求和生活方式着眼,又延伸了从英语“colour”(彩色)和“classics”(经典)来的特色含义。这个阶层收入高,消费也较前卫,讲究服饰和休闲的摩登,在休闲方式上也领潮流之先,精通上海中西融合的时尚和社会,追潮恰如其分。

今又扩指到遇事在行、处世老练、有生活经验、有绅士风度的年长者,他们信口说来,都是典故。如:我想告_介绍,搿两位上海滩浪个老克拉,上海三四十年代个事体,可以问问伊拉。在全民都穿中山装的年代,老克拉却穿出西装,在大家普唱革命歌时候,他解不掉老习惯去打落弹(桌球)跳蓬拆拆(交谊舞),搞资产阶级的香风臭气因为逆潮而动,一时老克拉便成为贬义词。

不过六十年风水轮流转,上海又走在市场经济、知识经济的前哨了,如今老克拉又开始吃香了,上海精通中外时尚的白领又在壮大起来。他们和有些老板(这也是原产于上海的词)一样是成功男士,被有些人誉作是积优股潜力股

即使在外是个大户,在家还是交关做人家(节俭)一块洋钿掰两半用。这恰恰是上海男人理性理财的优点。他们主张自靠自的自力更生,爷有娘有勿如自有,家主婆有还要房门口守,他们不啃老,不仰人鼻息,也不盲目掼派头,装大自吹地摆奎劲,同时处事也实事求是,勿摆丹老使人上当。

那时上海在每个大型的工厂车间里,都有一些技艺精致、老练一流、会解决各种生产上疑难杂症的老工人老技师,他们的工作作风十分严谨踏实,上海话里称他们为老法师老家生,他们是上海工厂的宝贵财富,有力地支撑着上海的工业产品的高质品牌。上海的老板在解放前也是敢于与外国老板平起平坐别苗头打世界的一群。

上海更多的男人属于普通市民阶层。他们有个特点是十分顾家,大多人可以临时或长期担任马大嫂(买汰烧,家务活),屋内小修小补,是样样来三三脚猫,被戏称为家庭妇男对老婆也是一帖药(完全顺从),甚至怕老婆,把老婆供为玉皇大帝,言听计从。

上海话中的花头经透花露水足往往不用在资深美女”“熟女上,而是资深男人的法宝,他们对老婆有花功,所谓软硬功夫都会,温柔体贴,乐于做居家好男人有的人虽胸襟不够开阔,但多数不拆烂污,不夸夸其谈牛逼吹来野豁豁这个词在上海话词典中没有同义词。但他们要面子,要扎台型,与别人别苗头,不能退招势,就是吃泡饭也要着西装,要卖相上台面,注意自己的身价不能丢,过去有一个词叫洋装瘪三,说的就是即使穷得__□”,外出一套洋装还是必备的。不管是谁,对上只角社区的情调和氛围是普遍认同的。

上海大男人的特点是心胸开阔,目光前卫,工作勤奋,守信用讲规则,这是与这个海派都市海纳百川的胸襟和上海速度相和谐的。与上海大男人相对的观念是上海小男人,往往指那些缺乏气概的、精于小事、目光短浅的那些上海男人。

由于有段时期长期经济收入偏低,居住和伸展空间狭小,使一些上海男人变成了缺少气慨的、精于小事、又斤斤计较的上海小男人,过去乘公共汽车吊车逃票,做做黄牛生意,到现在请女朋友坐差头眼睛还在盯着计价器上上升中的数字的。上海话贬之为小儿科小气小手小脚小家败气(吝啬,没气派)、勒杀吊死(吝啬、气派很小,拖拉不爽气),严重的叫他一毛勿拔铁公鸡,为些小事争得面红赤颈

譬如在电车上某甲一不小心踩到了某乙,有的上海人很少说对不起,乙会说:“啊唷滑,出门不带眼乌珠的吗?甲说:你脚上生了眼睛,怎么看见我的脚踏上来不避开呢?乙说:踏痛了人的脚,还讲横滨理,真真碰得着!”(言下藏着侬个出老!”)甲说:“碰得着那能?碰得着那能?我同侬碰碰看末哉!”(等待着对方吃瘪)这段对话选自汪仲贤的《上海俗语图说》(277页),这种景象直到80年代初期还觉得如在目前,读来依然典型不乏韵味。不过上海男人一般有自制力和一定的文明素养,动嘴勿动手,以使人吃瘪为界,这种边吵架边调侃的詈语在一些外地人看来,不知是相骂还是相趣。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