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xianmin的博客

传立贤才

 
 
 

日志

 
 
关于我

感谢互联网的诞生,使我们和亲友一起,彻底打破了时空的距离,以表示对逝者的怀念和对生者的祝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云南鲁地拉水电站闸门突然被冲走 损失6亿未问责  

2014-06-28 08:14:35|  分类: 读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左藏右躲,稿件终于出来了。接到“云南鲁地拉水电站闸门被冲走”的线索,于是前往云南采访。该电站真正的业主是世界500强的大型央企——华电集团,采访难度尤其大。

为避免风险和保持中立,发稿时标题为《云南鲁地拉电站闸门事故调查》,没有在主题上写219亿投资额和华电。因为此前已有多家媒体采访后被毙。稿件以外的东西,不是一个记者所能左右!

本报记者 闵云霄

入夏,金沙江的汛期即将来临,云南鲁地拉电站水库风平浪静。

不平静的是,水电站所有股东代表的内心。2014年4月3日,作为业主方的鲁地拉公司召开股东会,其中一项重要要求是:“继续按计划有序完成临时生态放水孔后续封堵工作,合理安排水库蓄水,做好恢复发电各项准备工作,力争机组早日恢复发电。”

鲁地拉电站,横跨云南永胜和宾川县地界,是金沙江中游河段规划8个梯级电站中的第7级,本计划去年正式投产,但是因为大坝的闸门突然不给力而推迟—— 一年以前的6月29日,电站闸门被冲走,只能重新抢修和蓄水。

一座座高高的大坝,将奔腾的金沙江截流成一座座巨型水库。因环评未通过,该电站曾在2009年6月就进入主体工程施工,被环保部叫停。

云南鲁地拉水电站闸门突然被冲走 损失6亿未问责 - 闵云霄 - 闵云霄的博客

 

闸门突然被冲走:

施工方设计方各执一词

 

从昆明乘车,6个小时的颠簸之后,汽车跨过金沙江即将进入永胜境内时,远远望去,可见鲁地拉电站水库机器轰隆,众多工人一片繁忙的景象。

鲁地拉水电站是国家“西电东送”战略电源点和云南省“十二五”重大建设项目之一。根据设计报告,电站总投资219.5亿元,总装机容量216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99.57亿千瓦时。同时兼有水土保持、航运和旅游等综合利用功能。

该电站由云南华电鲁地拉水电有限公司负责开发建设,其实它真正的业主是——华电集团。2006年开始筹建,2009年1月实现大江截流。 2013年7月,通过72小时试运行,成功并网发电,转入商业运行。

然而,遗憾的是,今年3月,一位外地记者从大理前往攀枝花途经永胜县时,发现鲁地拉电站水库库容几乎为零——只见金沙江少量的水缓缓流进鲁地拉水库,再从水库最底部蜿蜒流出。被水淹没后的淤泥,由于水库被放干后,地表龟裂,形成一道道“梯田”。前来采挖沙石的人们开着挖掘机、装载机以及大货车在金沙江边忙碌着——两岸的移民安置房还在紧张施工,需要大量砂石料。

该电站从2013年就下闸蓄水发电,为什么又把水库里的水全部放掉呢?

原来,“电站下闸蓄水后,大坝的其中一道闸门出现问题而被水冲走。”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随着“嘭”的一声巨响,积蓄已久的江水奔流而去。

“事情发生当天,无论业主方、施工方、监理方还是设计方都很着急。为了弄清大坝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有关方面还计划从外地请最优秀的潜水员潜入水库底部查看,但又担心潜水员被漩涡的巨大引力卷入水库漏洞而造成伤亡事故而作罢。”

该知情人士还说,施工方还从贵州买来几只重达百十吨的大铁球,准备用吊装机械放入水库底部,借住漩涡吸引力的作用将铁球吸入漏洞起到封堵作用。“大铁球买回后,在大坝上堆放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使用。因为有人提出质疑:大铁球会不会被漩涡吸入大坝漏洞?万一被吸入后,既发挥不了封堵的作用,又卡死在漏洞里,进退两难。”

在永胜县当地,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鲁地拉电站大坝出现严重问题,施工方、设计方互相推卸责任,施工方认为是设计方设计缺陷导致的,设计方认为是施工方未按设计要求施工。

对此,记者联系主管方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时,对方反问:“都是去年的事了,你们了解这个干啥?”

但可以肯定的是,2014年4月3日,云南华电鲁地拉水电有限公司股东会议上,专门出具了鲁地拉水电站临时生态放水孔闸门破坏问题及封堵处理情况的报告,让与会者讨论。

云南金沙江中游开发有限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金为3亿元,主要负责金沙江中游流域的规划、电站投资建设和经营等。由中国华电集团、华能澜沧江水电有限公司、中国大唐集团、汉能控股集团和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按33%:23%:23%:11%:10%的股比。

“鲁地拉水电站发生生态放水孔异常过流事件,泄流最大流量超过我们设计值的三倍”, 对于闸门被冲走,网上一份关于设计方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负责人在2014年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似乎得到印证。他说,事情发生后,对大坝安全复核并且制定封堵处理方案。“整个处理方案实施顺利,表明我们的整体设计、制订的方案是科学与合理的。这次处理方案的实施在水电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整个过程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精心论证失效:

勘察设计的木桶效应

 

在事故发生前的2012年11月10日,受鲁地拉公司的委托,中国水利水电建设工程咨询公司召开下闸蓄水规划专题报告咨询会议,认为下闸蓄水基本可行。

2013年4月30日上午,随着一声令下,由水电八局为主建方的鲁地拉水电站按期实现导流洞下闸封堵。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水利规划总院组织了蓄水验收专家组,于去年4月和6月两次前往现场检查,并就工程建设、设计、下闸蓄水方案等所具备的条件进行了评审,形成了验收意见。

2013年6月17日,华电鲁地拉电站工程蓄水验收会议在昆明召开,验收委员会认为鲁地拉电站工程具备底孔下闸蓄水条件,同意6月下旬工程下闸蓄水。

“鲁地拉水电站的水源,一部分来自雪山上的融冰。3月开始冰消雪融,水就慢慢来了。如果不抢在6月汛期到来之前完成围堰截流,电站建设就要再等一年。这一年的贷款利息又是多少?”当时有关人士如此认为。

去年7月21日,该电站36万千瓦首台机组通过试运行,成功并网发电,转入商业运行。接下来的5个月里,2号机组和3号机组顺利通过72小时带负荷试运行,正式并网发电。

然而,一系列的精心论证,并没有阻止闸门被水冲走的现实。

“我们每年的勘察设计建设管理项目多达几百项,是否每一个项目都能做到完美无缺呢?要特别注意木桶效应。”疑似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的内部讲话中提到:一个存在瑕疵的勘察设计成果,是不可能为投资者带来好的建设工程的。一个真正好的设计产品不应该仅仅是在图纸上体现,更应该可以落地,可以为其他工作环节提供更多价值。

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成立于1950年,为水电资源及新能源开发提供全方位综合性技术服务。2013年全院实现营业收入约27.3亿元,较2012年增长9.4%。实现利润总额约2亿元,较2012年的3.68亿元下降了1.68亿元,未完成集团的30亿收入及4.2亿的利润目标。

 

大约损失6亿元:

问责彻查尚未启动

 

其实,水库放干之后,鲁地拉电站三台机组全部“休息”,到底造成多少损失?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直接损失主要有两部分:一是闸门的直接损失大约至少1亿元,第二是和电网公司签有输电协议的违约赔偿。”

“至于间接损失并不难算”,该人士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该电站第一、二台机组总发电量为72万千瓦(第三台机组发电量没有公布),如果仅以第一、二台机组发电来算,该电站每小时发电72万千瓦,一天的发电量为1728万度。如果把第三台机组发电所得抛开,以每度电1角钱计算,电站每天损失将达到170余万元,300天的损失大约5亿元左右。

该人士还透露,位于金沙江边的一家糖厂,其搬迁之后,本来打算在水库蓄水后,就利用水库的水作为生产用水。殊不知,其搬迁之后,水库被放干了,榨糖季节刚刚来临,糖厂老板心急如焚,多次找到鲁地拉水电开发公司理论,鲁地拉水电开发公司给了糖厂一笔赔偿金,让糖厂自己打井取水作为生产用水。

4月3日的鲁地拉公司股东会议上,还讨论了两份重要文件:2013年经营情况及2014年经营目标的议案,以及2013年财务决算及审计情况和2014年财务预算的议案。

会议还要求,抓好工程建设收尾工作,确保尾工工程质量,加快工程验收及完工结算进程,同时合理进行生产经营工作安排,机组恢复发电及后续机组投产时序安排,提高生产经营管理水平。

具体的经营情况,5月3日,记者联系金中公司采访,而被告知“没有计算过”。

采访中,一种说法是,由于出现闸门意外问题,给云南省及业主方蒙受重大经济损失,设计方和施工方二三十人已被有关部门控制。但金中公司对此的表态耐人寻味,一位负责人反问记者“你听谁说的”?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在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家投资上百亿工程,出现如此闹剧,有关部门应当高度警醒,必须启动工程质量问责进行彻查。

“从理论上说,当地政府部门有责任对公共工程质量提起问责。然而众所周知,公共管理部门通常既是一项公共工程的投资者,又是工程质量验收的鉴定方,一个人既当原告又当被告,何异于自己抽自己嘴巴?” 杨在明表示。

 

未批先建:

曾被环保部叫停

 

《中国企业报》记者获悉,目前,鲁地拉电站工程已基本具备全面投产发电条件。遗憾的是这个条件推迟了将近一年。

金沙江鲁地拉水电站2007年2月土建工程开始动工,该项目未经环评审批已于2009年1月截流,对金沙江中游生态影响较大。

2008年,当地突然遭遇强降雨,还引发了鲁地拉水电站工地左岸的鲁地拉村发生泥石流灾害。泥石流造成8人遇难,1人失踪。

环保部则认为,金沙江中游河段的水电梯级开发的环评还需要深入研究,尤其是流域沿途的鱼类和水生生态问题要统筹考虑。

于是责令该项目停止主坝建设。停工的理由,一是主坝修建违反程序,未批先建;二是整个流域规划还待重新论证。

“原来金沙江流域的规划是按照1990年的《长江流域规划》而规划,上世纪50年代,云南在有关专家的帮助下,对金沙江中游的地质、水文情况进行勘探,并做出了初步的中游水电开发规划”。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但因为没有钱,金沙江干流的开发一直闲置。”

有关人士认为,在环保和移民两个主题越来越严格的夹击下,水电价格和建站成本成为一对越来越尖锐的矛盾,在金沙江中游的开发过程中极端地表现出来。水力资源集中的中西部地区,当地经济决定了它的筹资能力很弱,最终发达地区大办火电,而中西部地区也把重心放在了火电上。

争议不断的,其实除了是否影响云南的景观和环境,另一个争议焦点就是居住在沿江深山峡谷地带的贫困的原住民们可能因为被剥夺生存资源而“二次受害”。

金沙江流域地处青藏高原过渡地带,中下游地带则是地质活动的活跃区,很多电站分别位于安宁河断裂带和绿叶江断裂带,均为地震多发区。

其实,金沙江的第一次大规模探索自上世纪50年代便开始了。支流小水电的遍地开花,让干流的水电开发非常被动。

到了2012年2月,鲁地拉水电站才被国家发展改革委核准。

有理有力的资讯,有声有色的说法。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可以关注“记者闵云霄”微信号:jzminyunxiao

云南鲁地拉水电站闸门突然被冲走 损失6亿未问责 - 闵云霄 - 闵云霄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