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xianmin的博客

传立贤才

 
 
 

日志

 
 
关于我

感谢互联网的诞生,使我们和亲友一起,彻底打破了时空的距离,以表示对逝者的怀念和对生者的祝愿。

网易考拉推荐

2013/9/10 也说农场上调  

2013-09-10 13:37:32|  分类: 农场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9/10  也说农场上调

在“上海农场知青网”上看见一篇关于农场上调的文章,我感兴趣的是其中列出了当时上海农场里每年上调人数的不完全记录,很有历史价值,而上调又衍生了出许许多多悲喜故事。

文章摘录部分如下:

◇ 上调,是当年农场的一个敏感话题,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其敏感性在于它是农场知青人人向往(包括那些慷慨宣布“扎根”的人们)却又是讳莫如深的。其沉重在于每年上调名额的稀缺性和由此带来的悲喜剧(就某一时点而言,悲的人群远大于喜的人群)。

◇ 有一段关于当时农场里每年上调人数的不完全记录,现抄录在此,供场友们参考,如有出入请提出,大家一起商榷:

1971年冬季,全市上调人数1.3万,我连上调38人;

1973年1月,全市上调人数1.0万,我连上调20人;

1974年1月15日,全市上调人数1.5万,我连老三届有76人,上调37人;

1975年1月10日—22日,全市上调人数3.0万,我连老三届加70届有180人,上调71人;

1976年3月22日—31日,全市上调人数1.1万,我连上调36人;

1977年文革运动刚结束,百废待兴,农场上调工作暂停。同年7月恢复高考。

1978年1月12日—25日,全市上调人数1.0万,我连上调27人。

1979年初上海农场停止上调的做法,改用顶替来解决知青返城的问题

1980年初上海农场最后一次上调机会(俗称拷浜),解决了70届以上的大龄知青返城问题。

◇ 持续的知青上调对我们是莫大的鼓舞,以至于我们一干人刚到农场就有人扬言将打包行李的草绳藏好以备上调时派用场。

◇ 历史总是循着自己的轨迹前行而不受人们主观意志的支配。我老屋的张姓邻居67届高中毕业到崇明农场,后来想办法搞了病退,刚回上海不久,农场就开始有上调了,不仅为此悔之不及,而且因为她的病退,她70届的弟弟也只能到崇明跃进农场,她直到1978年考上大学经历了将近10年时间无业或生产组的生涯,而且她弟弟最后也通过顶替才结束了连年被排除在上调名单外的“屈辱”。其实,我们下农场也试图循着上调的路径,但结果却是以上大学或顶替的方式离开农场。许多时候确实是“人算不如天算”,而今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更应该豁达为上。回首往事,虽然上调对我们来说曾经是那么的性命悠关,但现在看来却是那么的不值一提。许多人以为跳出农场回到上海就万事大吉了,其实以后未知的困难要多得多,读书、分房、结婚、生育等等都是棘手的事情,特别是90年代产业结构调整的“大洗牌”,使许多曾经农场知青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磨砺,也成为对当年避之不及的农场生活产生怀恋的重要原因。可见,人生的放眼远望是何等重要。上大学时,知道有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说,现在对此的理解应当是更加深刻了。

 

2013/9/10 也说农场上调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文章有一张图片,那解说绝了:不上调怎么行啊!?

我相信,这十一连前后的全部职工还没有完全到齐。

其实,在我们茶林场,许多连队从65年第一批知青到76届最后一批上山下乡的,知青人数都会超过这个人数。

知青啊知青,说不完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