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ngxianmin的博客

传立贤才

 
 
 

日志

 
 
关于我

感谢互联网的诞生,使我们和亲友一起,彻底打破了时空的距离,以表示对逝者的怀念和对生者的祝愿。

网易考拉推荐

2013/7/21(转)黄浦江死猪事件新后续  

2013-07-21 06:57:39|  分类: 上海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7/21(转)黄浦江死猪事件新后续  

上海黄浦江“死猪漂浮事件”已过去4个多月,围绕这一重大环保事件的相关信息披露,一场市民与市政府之间的拉锯战仍在进行。

“拉锯”的一方是小曦(化名),上海交通大学的一名学生。另一方是上海市水务局。小曦因不满上海水务局对其申请的要求公开受死猪影响黄浦江水域水质相关信息的答复,于上月向上海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7月18日,按照行政复议的程序,小曦的代理人和水务局代表在上海市政府法制办的组织下进行了对话。这是小曦向水务局申请信息公开之后,双方第一次正式面对面交流。

今年3月初,上海黄浦江松江段水域漂浮大量死猪,累计打捞死猪1万多头。后查明这些死猪来自于黄浦江上游的浙江嘉兴。其时,上海市水务局向媒体表示,松江当地的自来水水质“数据正常”,符合相关标准。

6个取水口和9项指标之争

小曦是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专业的大二学生。3月初黄浦江“死猪事件”发生后,他看到上海水务局新浪官方微博“上海水务海洋发布”上说,市水务部门继续加大对受本次黄浦江上游死猪漂浮事件影响的松江、金山、闵行、奉贤四区6个取水口和9家水厂的水质监测力度。

“闵行、松江、金山、奉贤等地可能会受影响,我的学校就在闵行。怎么能不担心?” 小曦说。

3月14日,小曦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上海市水务局,要求公开受死猪事件影响的6个取水口的位置和9家水厂的名称,6个取水口从3月1日到信息公开回复日水质监测各项指标的具体数据,以及9家水厂从3月1日到信息公开回复日原水和出厂水水质监测各项指标的具体数据。

半个多月后,小曦收到上海市水务局4月3日出具的一份书面答复。

答复中提供了6个取水口所在河段和9家水厂的名称,但没有提供6个取水口的具体位置。水务局并认为,根据《上海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20条2款,6个取水口水质信息和9家水厂的原水水质信息应由环保部门提供,水务局只提供了从3月1日到信息公开回复日9家水厂出厂水水质的9项指标的平均值。

本报记者看到了这份题为《黄浦江上游漂浮死猪事件相关水厂出厂水9项指标检测结果》的表格,浑浊度、色度、臭和味、肉眼可见物、耗氧量、余氯、菌落总数、总大肠菌群和耐热大肠菌群这9项指标均显示合格。

对此小曦表示不满意。他认为,水务局应当按照国家从去年7月1日开始执行的最新饮用水标准GB5749-2006《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来进行水质检测。而新标准的检测指标从原来的35项增加到106项,接轨国际通用水质标准。其中规定有42项常规检测指标至少要一个月检测一次。水务局应当提供更多的指标数据,而不是只提供9项。

为此,小曦于5月21日向上海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要求水务局提供全部检测数据。上海市政府于6月9日受理申请,并通知7月18日对案件情况进行调查,通知双方到场对话。小曦由于当天要上课,便委托他的一位热衷公益维权的朋友、浙江理工大学法学专业的大二学生魏煌雄做代理人与水务局的代表见面沟通。

一个小时的当面辩论

7月18日上午,对话在上海市政府的一间小型会议室里进行。小曦一方的代理人魏煌雄,和上海市水务局的两位代表面对面而坐。本报记者及另一媒体记者以小曦同学的身份参加旁听。

在三位法制办工作人员的主持下,对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双方围绕小曦要求公开的三点信息展开辩论。

魏煌雄表示,小曦要求披露的是取水口具体的位置,而水务局给的河段名称范围太大太笼统,很难查找。“我们提出具体的位置,目的是让公众广泛地知道这个取水口,来普及这个知识,能够进行有效的监督。你们只给河段的名称的话,没办法定位。你们是在有意地回避这个问题。” 魏煌雄言辞尖锐地向水务局的代表指出。

而水务局代表也有自己的说法。他们认为,给出的位置包含区县的名称,一条河道上只有一个取水口,这是按照行业惯例和口径的,不存在避重就轻。“比如6个取水口之一的松江斜塘,斜塘上只有松江的取水口,行业上这样的表达,是能够找到这个取水口的。”

对这个解释,魏煌雄并不认同,他认为具体的位置可以用经纬度来表示。但是水务局代表则表示,根据规定,水源地取水口的经纬度是保密的。

关于水务局建议小曦向环保部门申请6个取水口水质信息和9家水厂的原水水质信息,魏煌雄认为水务局在推卸责任。他列举《上海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第4条和第20条的规定,认为环保部门和水务部门是平行机构,相互协作,履行各自职责,共同建立饮用水水质监测信息系统,因此水务局和环保局一样有信息公开职责。“两个部门都可以,我们既然向你这个部门申请了信息披露,你就有职责。”

对此,水务局代表解释说,饮用水水源地信息发布和汇总是由环保部门负责的,信息发布这一块明确是由环保部门统一发布。

至于水务局出示的《黄浦江上游漂浮死猪事件相关水厂出厂水9项指标检测结果》,魏煌雄也提出质疑。“这里的数据并没有说明是9家水厂的平均值,我们以为是1家的,而且我们认为这会不会是拿9家水厂的其中一家合格的数据来拼贴上来。”

另外,小曦一方认为,平均值的算法并不科学,“如果一个学生数学考40,语文考100分,那他的平均分是70,他是及格的。所以我认为他们是技巧性地回避这个问题。”而且他认为水务局检测的9项指标是卫生部规定的每天都要检测的,而对于“死猪事件”这样的突发事件,水务部门应该有一个应急机制,来检测新标准中规定的至少一个月检测一次的42项常规检测指标。

而水务局代表表示,死猪对水质的影响通过日常9项最能够代表消毒效果和处理水工艺的效果,用平均值能够科学地充分地反映整体的影响。

水务局代表解释他们也有对42项指标进行检测,但是他们对42项的采样有自己的工作计划,在答复日4月3日那天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就只提供了已经出来结果的一些数据。“按照新国标的要求,106项和42项的检测频率和9项是不一样的,106项是一年两次,周期长,不是今天拿到水样,明天就出结果。”

“谈话模式”争议

谈话结束后,法制办工作人员表示之后会进行研究,再做决议。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31条的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该案的受理日是6月9日,也就是说市政府要在8月8日前作出复议决定。

不过,对于行政复议程序,学法律的魏煌雄表示,国内很多地方都会举行听证会的方式来审理这类案件,而上海市政府仅组织这样的双方谈话,显得有点不规范。“当时我把上海市政府发给小曦的《谈话通知》拿给我的老师看了,老师也说,没听说过有谈话通知这种说法。”

对此,华东政法大学行政法学教授沈福俊解释说,以前行政复议的审理都是书面审查的形式,不对外公开,容易有暗箱操作。后来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2007年8月1日开始施行,其中第三十三条规定:“行政复议机构认为必要时,可以实地调查核实证据;对重大、复杂的案件,申请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复议机构认为必要时,可以采取听证的方式审理。”所以上海市政府在本案中组织的谈话模式是可以理解的。

“行政复议的审理形式遵循简便的特点,”沈教授表示,案情复杂的案子才会开听证会。

至于谈话之后的行政复议结果将会如何,小曦和魏煌雄都表示,目前还难以判定。

“如果最后的行政复议决定仍然不能令人满意的话,我们下一步将会考虑提起行政诉讼。”7月18日的对话结束后,小曦在电话中向本报记者表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www.21cbh.com/2013/7-19/wMNjUxXzcyNjEwMQ.html

 

2013/7/21(转)黄浦江死猪事件新后续 - dingxianmin - dingxianmi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